方方洗不白自已
《方方日记》面世以来,受到了部分网友的追奉,也受到了部分网友的严峻批评。这本来是正常的。但随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抗疫中体现一触即溃,相继悉数沦亡,武汉抗疫开端所发作的无序,在西方世界又被扩大了重演一遍,这就擦亮了许多方方粉丝们的眼睛,认识到方方文章中对我国准则的批评,是过错的,并且是不怀好意的。而随后美国为了甩锅我国,将新冠病毒称之为 我国病毒 武汉病毒 ,少量极右分子更荒诞地向我国 索赔 ,在舆论界掀起了一股股反华巨浪。在这种布景下,《方方日记》在西方快速出书,成了西方进犯我国的有力兵器,这就引起了人们对方方更严峻遣责。方方受到了巨大压力,为了洗白自已,她接受了 学人君 的采访,就日记出书等相关问题作了回应。在回应中,她一改平常的放肆风格,温文地侃侃而谈,意图显然是想力挽狂澜,为自已洗白。 她的意图能够到达吗?我看很难。 方方在谈话中说,她本不想写日记,是应别人约稿才写的;她本不想在国外出书,是因朋友推介才赞同授权的;现在预售的英文德文书的封面,她看过,但由于 不明白外文 ,不知道他们心怀叵测;她与政府间没有 张力 ,信任政府能包容自已。她又说,她书中写的都是 现实 ,但有的当地用辞不恰当,出书时会修正。她出书不是为了钱,收到稿酬后会捐赠给武汉疫情中的受害者。 对她的日记点评,4月2日我曾写过一篇文章。文章中说, 在疫情中呈现的 方方现象 很值得沉思。从根本上说,方方是站在反体系的态度上来看待武汉抗疫的。态度错了,看到的现象就会变形,就无法得出正确的定论。 方方与拥护方方中的一些人,他们爱西方更爱美国,以为西方全部都好,武汉疫情的状况不可能发作在西方。由于西方是 真实的民主 ,西方讲 人权 ,不可能发作隐秘疫情的状况,也不可能呈现武汉疫情中的官僚主义。但是现在西方发作的疫情延伸,狠狠地打了他们的嘴巴。西方的领头羊美国纽约当时所发作的状况,现已比她在日记中所描绘的武汉状况远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并且武汉的政府和公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,在全国公民支持下,短时刻内就改正了过错,仅用了不长的时刻,就操控住了疫情延伸,取得了抗疫奋斗的阶段性成功。而在西方,特别是在美国,却尚看不到扼制新冠病毒延伸的止境在何方。 在我看来,东西方抗疫的实践,现已对方方日记的争辩作出了定论,西方的疫情开展、特别是美国疫情的开展,现已将方方之流钉在了前史羞耻柱上。 上面这些观念是否正确,经过文章宣布以来的状况开展能够看得更清楚了。在这种状况下,方方还要坚持,除了阐明她的固执之外,对她摆脱现在的窘境,肯定是毫无协助的。 方方有没有方法摆脱现在的窘境呢?有,并且很简单:宣布一个声明,撤回在国外出书的授权就行。但我确认方方是办不到的,由于她不只想着国外的巨额版税奖励,并且还期望借此拿个诺贝尔文学奖呢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